页声

矫情时期

【千恩】铭记

千指大人x小提琴首席
ooc有
群里的人不产粮只好自割腿肉了......
第一次写这种小清新,请多指教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.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这份感情。
罗密欧爱上朱丽叶这样的戏码,照理说是不该在自己身上发生的。但它确实发生了,并且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,就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。
千指大人一边给义甲换着胶布,一边回忆着种种和她有关的事情。
学校艺术节上耀眼的身姿,接待新生时亲切又带着距离感的笑容,练琴时因为过于认真而微皱的眉头和紧绷的唇线......
一幅幅画面如蒙太奇电影般播放着,最后停在了半年多前的那一次斗琴。
她微昂着头,露出好看的脖颈,柔顺的黑发随着步子划出弧线,笑容中有着一如既往的自信。
是了,是这个时候。
目光穿过铁门与小提琴首席相撞,对方嘴角笑意更深,随即垂下眸子摆放琴凳。
她的目光就只在那抹黑色上多停留了两秒。
从此便再也移不开眼。

2.
初夏的阳光令人疲倦。
千指拨了拨假发的刘海,给收拾完东西刚走出琴房的郑有恩递了一罐果汁汽水。
“谢谢。又是草莓。”
“你喜欢啊。”
“啊,那倒是。”
郑有恩细白的手指扣上拉环,随着“呲”的一声,空气里多了一股草莓味。
郑有恩仰起头喝了一口汽水,舌头被气泡扎得有点难受,她抿了抿嘴,又像猫儿般舔了舔上唇。
千指低头看着郑有恩,喝惯了可乐的她突然有点想喝草莓汽水。
“下星期的民乐西洋乐合作演出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“还好,高一的小孩都挺努力,再合几遍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“我最近实在抽不出空,升学的事忙得紧,你辛苦了。”
“没有太辛苦的,你们西洋乐那边的负责人很能干,和你一样。”
“呵。”郑有恩笑了笑,又喝了一口汽水。
从来都是这样,她们的对话永远都是平铺直叙,起不了一点波澜,好在随着一个多学期的相处,郑有恩丢了一分傲,千指也少了一丝冷,让对话不至于尴尬。
“我到了,拜拜。”
眼前是一栋西式宿舍,融合了哥特风格,古典华贵却不张扬。再走几步,就是更为朴素的民乐宿舍。
“拜拜。”千指抹了抹额上的汗。这种天气穿这么紧实的cos服着实难受,她想着要不要暂时放弃黑执事。
“小霾。”背后的声音细小而清脆。
“嗯?”千指转过身,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了近一个头的学姐。她很喜欢这个学姐叫自己的名字,细细的声音,很好听。
郑有恩仰头看千指,她蓝色的瞳孔里没有向来的冷淡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期盼。
心跳失了节奏,感官被放大,郑有恩感受着阳光照在侧脸,皮肤开始发烫。
“美瞳对眼睛不好,你以后别一直戴着。我觉得你不戴美瞳也很好看。”
从此以后,千指再也没有在学校里带过美瞳。

3.
“她知道我期待的是什么,我也知道她的想法。”千指对着一屋子看戏观众说。
“我说你是不是傻,她傲娇你也傲娇啊?不会自己去表白?”陈惊吞下关东煮,扯着嗓门对自己老大吼道。
千指撇撇嘴,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手机屏幕:你应该勇敢一点,加油!
朝樱仔挑了挑眉,后者识趣地戴上了口罩。
“你们不懂,有时间八卦不如多练琴。”

4.
郑有恩被英国的大学录取了。
千指是在学校誓师大会上知道这件事的,教务主任用极具特点的浑厚声音说出这个喜报时,她的心颤了一颤,随即跟着其他同学鼓起了掌。
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,却把自己砸了个鲜血淋漓。
她知道事情终于尘埃落定。
看着坐在前排的郑有恩,她觉得身体被千万条铁链绑住,不得移动半分。
郑有恩没有像从前那样高昂着头,她将眼睛隐藏于刘海投下的阴影中,始终没有回头。

5.
“送给你。”黑发少女手上拿着一个长筒状礼盒,伸到千指面前。
“谢谢。不过你毕业了应该是我送你礼物才对,怎么搞反了。”千指笑道。
“你打开吧。”郑有恩撇过头去。
礼盒很简朴,米白色,连一根拉花也没有,揭开盖子,便看到躺在白色天鹅绒上的琴弓。
千指愣了愣,眨了眨眼睛。
沉默就这样铺散开,在夏日的炎热中被扩大,吞噬两人杂乱的心跳和不愿交汇的目光。
“你琴可贵。”千指抿着嘴笑了。
“是很贵。”声音带上了些许哭腔。
“......”
“小霾。”
“嗯。”
“我要向你要一件礼物。”

6.
一开始便知道结局的事,是很无趣的。
千指大人带着这种无趣感,经历了自己的初恋。没有为之做出太多努力,也没有过任何戏剧性的转折,一切都仿佛被编上了号,一步一步,有条不紊地进行。
包括留在心底的那句喜欢。
但有一件事是例外的,那就是郑有恩毕业时留在唇边的吻。
Fin